文史资料

我在“上百大楼”工作的那些年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27日



       上百大楼是老涧西人难以磨灭的记忆,那是一个镌刻着老涧西情怀的地理符号。时至今日,新的上海市场早已随着青岛路的打通而变得面目全非,可上海市场以及上百大楼所留给我们的记忆却依然清晰,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历久弥新!

曾经的上百大楼,昨天是何等辉煌!

作为上百大楼的职工,我清晰地记得上百大楼就是在1984年1月1日那一天正式开业的。上百大楼的前身为上海市场百货商店。虽然大楼和商店仅仅两字之别,但其经营的内涵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尤其是1984年以后,企业经历了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带来的不适和阵痛;体验了自主购销带来“硕果红利”的喜悦;也受到物价体制改革带来的新的三种定价方式对传统理念冲击;同时也创造出洛阳首家“年销售额过亿元”和“年利润额近五百万元”的耀眼成绩单。

一楼大门内的日用百货部,你可曾又想起来了?

一连串的枯乏数字可以了解上百大楼在当时商界做出的表率贡献和全体员工付出艰辛耕耘所取得的“巨额回报"一一三年内靠大楼创造的天文业绩不但还清银行为建楼所贷的全部款项(当时是税前还贷),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既无外债又没内债的知名商业国企。说起上百大楼的历史渊源,六十年代初期,市场内的青年营业部、南大百货、鑫(新)源祥绸布和新新文具等店铺合而为一个商店定名为上海市场百货商店,新大楼建成后又更名为洛阳市上海市场百货大楼。上海市场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与洛拖、洛轴、洛矿和河柴、黄冶配套应运而生的日常生活用品供应市场。五七年政府在目前的市场内建了大批平房供市属商业企业经营,如青年营业部、大新饭店丶大利饭店等,周边林立了很多小店铺,诸如刻章、修车、寄卖和修锁配钥匙等小店铺,一片欣欣尚荣的景象;然后政府又从上海动员一批有经营和管理能力的“精英”和具有一定实力的商家整体内迁来洛而形成以上海人为主做生意的市场,如南大百货店、新新文具店、鑫(新)源祥绸布店、大新酒楼、大利饭庄、人民照相馆、万国药房、上海理发店等等,再加上新华书店、邮政通讯、税所、粮店和本地私营商户为多种成份的市场体系,当时的上海市场初具规模。上百前身由青年营业部、南大百货店、鑫(新)源祥绸布店和新新文具店等几个部门共同在一个“回”形商场内各挂商号招牌分块经营。白天内部隔墙打开统一开门迎客,夜晚再用分离隔墙封闭起来各值各班。顾客不留意根本看不出店内有何端倪。整个市场一到星期天和大厂(主要是拖厂)休息日时,本来不宽的通道就更显的臃挤。这个时候的市场内,进货和出货车辆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铛声,商贩的叫卖声等等,此起彼伏,极其热闹;行人和顾客在各商铺前人头攒动、穿棱如织地忙着选购自己意中商品;另外还有一些携家带口的旅游赏景、休息闲逛的群体都给市场带来了勃勃生机。各商各铺的生意都一个个做的风生水起,经过一、两年的光景,上海市场已经成为涧西区域乃至洛阳市经商的风水宝地。

说起上百大楼的建设,它的主楼(前楼)投资250万元,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立项、备料和施工。附楼(后楼)投入270万元,在主楼开业两年后开始兴建,一年半后交付使用。新楼开业第一年营业额为3300余万元、纯利润近300万元、利润率接近百分之十;以后销货额逐年上升,八九年突破亿元大关,当年纯利润额为463万元,创造了当时洛阳商界奇迹,获河南省第二名的优异成绩(郑州紫荊山百货大楼名列销售第一、利润额不详)。用现在的眼光去衡量当时的购买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年亿元的销售额仅是当今网购一两天销售额的冰山一角,“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但不要忽略当时的国民货币消费能力,大多数双职工工资收入水平均在38.50元以下(工厂二级工),而商业同级职工收入仅为36元。笔者大专毕业后定的是行政23级;属高薪阶层、月收入48.00元整。相当于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参加工作的老职工收入水准。而当时的大件物品仅电视(彩电在柜台上根本看不到)、冰箱、洗衣机之类的奢侈品也超不过两千元。

上百大楼之所以创造出昔日的辉煌,在我这个老上百的职工看来,主要原因是占全了“天时、地利和人和”。

先说天时吧。由于当时的商业企业仅市百货大楼是一个始建于五十年代中期的三层楼房(四楼约350平方米为行管办公区),到了七十年代后期和八十年代初期就显得营业场地拥挤狭小,其设施又陈旧不堪,再加上商场透光通风等一系列弊端,造成了商品展示和销售极不协调。市内的老城商场、广百等店还是平房,营业厅的硬件环境甚至还是农村供销社的水平:席棚吊顶,砖块铺地、木质柜台,甚至收款台与各柜组结款方式还靠空中密如蛛网的铁丝传递货币结算,一到商场旺季,只听到头顶“嗖嗖嗖”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些商场的设施不仅不够美观,还容易出错,使其在竞争中越来越显的没有优势可言;二级批发站、三级批发店那时还是抱守“坐等顾客上门要货”的传统模式,对自营网点的建立还处在“等”、“望”阶段。所以,上百新楼开业后就显现出“一枝独秀”无穷魅力。
我们再来说地利。八十年代初期,上海市场因为位于涧西的核心位置,而涧西那个时候正是各个工厂效益如日中天的时候。因缘于此,上百大楼商圈的销售规模及客流量己超过广州市场商圈、百货楼商圈和老城商圈,在洛阳地区成为最具规模、吞吐量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上百大楼又是这个商圈内的“龙头老大”,外地供货商在挑选合作伙伴时择优对象就不言而喻了。 

最后,我们来说说人和。今天凡是六、七十岁以上的顾客都到上百买过商品。细心的顾客可能都有体会:每次捆扎商品的包装纸、包装绳都不相同,这其中隐藏着很多现代人看起来不理解、没必要,可当时全商店内人人都在做的“小事”。就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一根包装绳拆成几根用。整箱货物进来后,塑料宽带打包绳被分为若干股绳,用于捆扎食品、烟、酒、服装、布和其它小件便于携带的商品,从而达到节约费用目的。全商店就凭这种精打细算,全年就能节约数千元的商品流通费用。此举当时也受到省商业厅和市商业局的充分肯定,并在省、市同行业大力推广。节约每一个铜板是上百每名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从以上微小细节可以折射出年净利润额463万元的汗水结晶来之不易吧。

1984年新大楼开业的时候,班子成员共六人,共有经理、书记和一名副书记、三名副经理组成。我当时刚过二十七岁,年轻是我的优势,经验不足是我的短板。能否适应从平房“作坊式”的经营理念转到6300平方米的经营大厅担当大商业“业务领头羊”还真是对我职责行为和能力的一种考验。能否胜任新环境和创造出新业绩只有靠实践证明自已是否有这个能力。 

大楼开业初期,我们就将今后企业经营方略确定为:“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花大力气将国内的知名企业产品引到店内形成自己的经营特色,始终站在商海林立的众商家潮流的最前沿。如家电类:冰箱有双鹿、新飞、利勃海尔、美夌、长岭、可耐、东方齐洛瓦、航天、鳯凰、香雪海、万宝、中意、雪花等;彩电以牡丹牌为主,配孔雀、西湖、百乐、汤姆逊、乐华等;洗衣机有友谊、松源、海棠、沙松、君子兰等;热水器由万家乐、神州等品牌为主流,这在当时的洛阳城是独一无二的。

说起当年的销售场景,那可真是现在人不敢想象的。因为当时是卖方市场,这些名品家电是供不应求的。当时冰箱、彩电、洗衣机(尤其是友谊和君子兰)一是凭发票供应,二是在后院进出货车大门卷帘门下排队敞开供应。上班铃声响前,商品部员工将当日限量供应的商品按序排好做好售前准备。每次新品到货需敝开销售的前一天就把可供商品的品名、型号、规格、价格和供货数量的海报张贴出去,起到告示作用。早上三、四点开始就有顾客排队等购......

上班开始按号交款提货时,总会发生一些“意外”情况。晚来没有排上号的顾客将原排列有序的队伍挤得七零八落,后院大门上的防盗卷帘门也被挤得变了形。面对这样的局面时,单位领导怕出现不可控的局面常常当即让暂停供应。遇到不可控的局面时,我们甚至向涧西公安分局治安科报警,范科长急率众干警驰来维护秩序,及时制止一场不可预知的严重事态发生。还记得有一次,购买冰箱的号发放完毕后,我刚回到五楼办公室,第四设计院一位叫骆北页的高工夫人气喘嘘嘘地撵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咆哮:“你这个经理是怎样当的,要买台冰箱没有关系得不到票、半夜起来排队到天亮又被没排上队的顾客将己排好的队伍挤得乱了套,我这岁数的老太太这简单的愿望怎么就这么难实现啊!我今天既来了就一定要买到冰箱,买不了我就睡到你的办公室直至买到为止”。经过耐心询问,我得知老太太闰女是大龄晚婚,外孙出生后闰女没奶水,只好订鲜奶让外孙食用。一次吃不完就将剩余的奶存放在冰箱备下次用。这事对我的刺激极大,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真正做到家。我们当时光考虑轰动效应而忽视特殊消费者的个性需求。问明情况后,我让她留下通讯方式便于下次到货时好通知其购买。两天后又一批180容量的双鹿冰箱到货,我带领业务科长和送货车直接将冰箱送到她的家中。老太太感激之情不再言表。事后她不知怎样找到我家,给我送了一包“礼物”。时间久远回想不起是什么物品了,好象为凉茶之类。我推辞半天,可老太太就一个意思:不收不走。由此可见,当时的人们是多么地可敬可亲。

班子群体在服装、鞋帽类经营选向定位:以沪江浙一带有影响力的产品为主,再在全市率先引进南方三资企业产品上柜,满足本商圈不同消费群体需求。到八十年代末期,仅佛山下辖的顺德县(市)就有三十余家生产厂与上百大楼建立了良好的供销关系。大到科龙、华宝空调、容升电冰箱、消毒柜、万家乐热水器,小到烫衣板和钥匙扣、员工工号牌等饰品。随着三资企业产品的引入使企业的经营档次提高了一个大的台阶;全市第一家大型商场副食品自选超市也在这里诞生,给消费者带来新的经营理念和视觉冲击力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除了勇于开拓的领导班子,上百大楼还有一支善打硬仗的职工队伍。企业职工队伍来自五湖四海。上海人精明强干、遇事善于动脑思考,在企业从事财务工作的居多;广东人心灵手巧,在企业中大多都集中在钟表维修、家电、家具售后服务中独挡一面;北京和东北人见多识广,嘴巧如簧,大多都是业务精英,尤其胜任外界沟通和与人交往、外出采购等工作;本地人占地利,他(她)们在企业中占绝对多数,是企业发展过程的主力军和基石。由于地况熟悉、人际关系脉络广阔,再棘手的麻烦事到他们那便是“小事一桩”。这些人聚在一个团队,真可谓是优势互补、相得益彰。

说起上百大楼,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计划和算账。今年的团队的总目标是什么?阶段目标有几个?进度应如何掌握和考评?年终目标实现后的总结和次年计划目标的制定……,这是决策层应考虑的问题;商品部经理和柜长应把重点和精力放在量、本、利的分析上,即部、组核算。商品进回后,验收、记帐、入库和分段计时记帐。我们举个例子吧。商品进回后要分析出最佳保本保利期:1、商品货款占用金额,2、银行利息,3、仓储和运输费用,4、每天(或月)应产生的相关费用,5、确定费用的变化,测算出赢利、保本和盈亏临界点的日期,6、亏损的幅度和金额随着商品滞销的周期加长而增大,直至最后商品失去价值的最后期限。

1994年11月,因工作需要上级组织调我到其它商业单位工作。从1983年8月来,我在上百大楼经历了十一个春夏秋冬,青春和理想全部奉献给了上百大楼。自此后,那里的每个人、每件事便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经历了23年的离别,如今的我已经年届花甲,可每每回忆起上百大楼的那些人和事,我的心潮却难以平复……我爱那座朴实无华、端庄伟岸的建筑,她是伴我成长成熟的平台;我熟悉楼内各不相同的台阶,她给我带来的是充实和自信;我了解各商品部仓库、办公和拳头商品存放的精确方位,那是企业运转机器上不可缺失的零部件;我更喜欢那里的老少爷们、姊妹兄弟,他们是创造上百“昔日辉煌”神话的伟大力量!

 

上一篇:关于西工小街的那些记忆   下一篇:我与政协的不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