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从春蕾班教育看社会阶层固化问题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6日

市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普遍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希望通过教育以及将来的理想就业,子女能够实现经济地位、社会地位的提升。在社会转型期,已经有学者进行了学生家庭出身对大学入学和社会阶层提升机会的相关研究,但是多是从高等教育出发,而对基础教育中的阶层固化问题鲜有涉及。

目前的现实是,学生在基础阶段的受教育机会已经相当程度上体现了社会阶层固化的特点,比如洛阳市第十九中学“春蕾班”,是在民盟洛阳市委、洛阳市教育局、洛阳市妇联的支持下,由民盟西工工委副主委、十九中支部主委刘志恒老师主导的由民间筹资建立的全国第一个高中阶段“春蕾班”,面向洛阳市九县六区招收家庭经济困难的高中女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代表性,笔者作为“春蕾班”的发起人和首任班主任,以“春蕾班”为模本进行了一些研究。

一、中小学入学体现的城乡社会阶层固化

从理论上,基础教育首先应该注重的是社会公平,哪怕是相对公平。但现实是,城乡之间提供的教育服务质量差距越来越大,也就是说,农村小学,尤其是偏远山区的孩子们接受的基础教育质量相比城市和中心城镇越来越差。

二、城市区择校问题体现的社会阶层固化

虽然就近入学政策已经实施多年,但是各地不同的择校热也证明了公平入学非一撮而就的事情。在城市区,热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择校考验证实的就是家长的人脉、社会资源,或者说是权利和财富的比拼,能够胜出的学生,家庭背景相对高端。

三、城市区择校热进一步促进了社会阶层固化

笔者曾经和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孩子择校到名校的家长交流,他认为自己的儿子不是学习的料子,但是必须要去名校,他的理论是,除了父母的面子问题,义务阶段名校的学生,一些学习好的,将来能上好大学,学习不好能择校的,家长非富即贵,将来子女的前途也差不了。所以,不论是给孩子提供好的学习环境,还是给自己的儿子树立一个高层次的同学人脉,花这么多钱都是值得的。考虑到同学关系是这个社会交际中重要的人脉资源和比较稳定的情感关系,他的说法并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现实中,在基础教育阶段能够上名校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的社会交往层次的确相对较高,而没有能力上名校的,学校成绩往往相对一般,大学也很难考上211、985高校。

四、一些地方政府实行的基础阶段教育倾斜反映的社会阶层固化

从实践看,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会打擦边球搞一些所谓“公办民助”的学校,这些学校既有公办学校的历史优势,又有民办学校的政策灵活优势。

以洛阳为例,最热门的初中是洛阳市第二外国语学校,该校是所谓的“公办民助”学校,实行股份制,财务和分红曾经备受媒体质疑,但这并不影响其享受的特殊政策照顾,比如中招阶段的提前招生考试,掐尖子的选拔造成一面是大量优质生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往里挤,一面是一些就近入学的公办初中学生流失严重。除了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基础教育的公平更是受到严重挑战。而从费用上来看,一年一万八的学费(不包含住宿、伙食、书本)对于经济一般的家庭也是一个沉重负担。当然,能在这个学校上学的学生,他们将来的社会优势地位已基本确定。

类似于这样的政策扶植导致的义务阶段教育不公绝非个例,而造成的社会隔阂以及提前的社会阶层的固化,更是一种普遍现象。

五、从统计数据来看学生发展的社会阶层

笔者曾经抽取了三个有代表性的高中样本来进行统计,分别是普通高中、市级示范性高中、省级示范性高中(以下按照普遍称呼分别称为普通高中、市重点、省重点)。(数据略)

从就业来分析,总体而言,省重点毕业生多工作于银行、金融、央企、外企、政府机关或者独立经营股份制公司;市重点毕业生多在民企、一般国企、地方公务员,或者继承家业做生意;普通高中的毕业生多做服务型企业、个体等等。

从基础教育的现状看,农村家庭和城市贫民家庭的子女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的成本越来越高,动力越来越小。教育是现代社会实现不同层面流动的关键渠道。

普通人家的子弟,因为其父母没有金钱和权力,难以获得优质的基础教育资源,从而影响到了社会上升通道,而有着强大社会资源的富有家庭的孩子,则可以获得优质基础教育资源,轻松获得体面的工作、较高的收入以及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在当今就业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更加剧了由社会底层向中间阶层以及更上阶层流动的难度。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石,基础教育的公平更是重中之重,我们应当努力在基础教育阶段营造一个有利于向上流动的社会环境和氛围,让所有人都能够怀有一个“中国梦”,让每个孩子都有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都可以凭借自身的才华和拼搏,改变命运。

上一篇:关于做好政协专委会工作的思考   下一篇:学透弄懂十九大精神 切实强化协商民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