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新形势下脱贫攻坚民主监督的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8日

——“互联网+扶贫”、“互联网+监督”

 

民建洛阳市委员会  韩学伟

 

民主监督是新形势下,为实现脱贫攻坚新任务,党中央国务院对民主党派的新要求,是党中央国务院交给民主党派的一项新的重要政治任务。面对脱贫攻坚民主监督这样的新任务和新课题,目前存在着理论与经验的双重缺失,急需集智力优势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进行广泛探讨。本文从脱贫攻坚民主监督的手段入手,提出“互联网+扶贫”和“互联网+监督”两种新模式。

一、“互联网+扶贫”

“互联网+扶贫”就是利用现有的各种扶贫模式,达到精准扶贫的效果和目标。“互联网+扶贫”包括“大学+扶贫”、“旅游+扶贫”、“互联网+扶贫”、“同心+扶贫”、“统一战线+扶贫”和农村合作社。

(一)“大学+扶贫”

大学不仅仅要教书育人,还要有社会使命,承担社会服务功能。在精准扶贫背景下,大学要主动承担一些精准扶贫的任务。“大学+扶贫”将促进大学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规范化、常态化。

“大学+扶贫”的抓手一是下派高素质驻村第一书记,为贫困村掌舵人,有能力负责和切实负责贫困村的脱贫致富;二是大学下派扶贫工作队,选派有能力和有意愿的扶贫工作队员,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真正融入群众生活,深入了解群众诉求,分析困难和问题,谋划科学精细的帮扶方案;三是智力扶贫,充当贫困地区的智库,在产业发展,旅游规划等各方面,为整体脱贫提供智力支持;四是教育扶贫,大学利用自己的教育优势,开展各种形式的技能培训、教育合作,提高贫困群众素质、知识文化水平和致富技能;五是产业扶贫,大学利用自己的资源,为帮扶点招商引资,开展合作项目,实现产业扶贫。六是将扶贫点建设成为大学实习基地、创业基地、写生基地等,不断提高扶贫点的知名度和人气,为旅游扶贫创造条件。

(二)“旅游+扶贫”

贫困地区一般比较偏远,但都有自己特色的自然风光和田园风光,适合开展旅游扶贫。一是在政府牵头和帮扶下成立旅游公司。旅游公司负责景区运营,统一景区规划,统一景区管理,统一分配使用各级扶贫款。旅游公司为集体企业,由村集体控股,村民土地入股;二是制定旅游发展规划,成立景区、成为景区、建设景区和运营景区。

(三)“互联网+扶贫”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不仅仅是道路、环境的建设,还包括互联网的建设,实现互联网的连接和道路的连接对群众的脱贫致富同样重要。利用互联网开展“互联网+扶贫”一是引入乡村电子商务。鼓励电子商务公司到农村去。农村是电子商务的处女地,却大有可为,是电子商务的下一个蓝海。二是贫困地区将自己的旅游土特产申请商标,在淘宝等网络开展电子商务,实现旅游土特产电子商务营销。

(四)“同心+扶贫”

“同心+扶贫”主要依托已有民主党派扶贫的同心工程。制定一定的激励机制,建立和完善广泛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扶贫开发制度。鼓励民建企业家产业扶贫,与贫困村、贫困农户对接,采取保底收购、利润返还、股份分红等形式,到贫困村建立产业扶贫基地园区。

(五)“统一战线+扶贫”

各民主党派中央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中,民建中央对口广西省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民建中央要与广西当地民主党派通力合作,建立“统一战线+扶贫”机制,共同促进艰巨任务的圆满完成。形成民建全会参与扶贫攻坚强大合力,通过整合力量,汇聚资源,切实落实帮扶项目,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做出更大贡献。

(六)“合作社”

农村的扶贫不管是成立旅游公司,还是开展电子商务,还是旅游土特产电子商务营销,都离不开集体经济。集体经济是实现贫困地区共同致富的必然依托。而现阶段贫困农村地区集体经济的重要形式是“合作社”。“合作社”也是解决农民就地就业安置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一是成立旅游土特产农产品合作社,将自己的旅游土特产农产品申请注册商标,开展土特产电子商务营销。旅游土特产农产品合作社集生产、展示、销售于一体;二是成立养殖合作社,养殖鸡鸭鱼、牛马羊。特别是养殖驴,我国每年驴的缺口达1500万头。养殖驴是未来一段时间农民致富的好方法;三是成立农家乐合作社,开展各种形式农家乐、渔家乐。四是完善金融服务的机制。对在贫困村发展一定规模基地和带动一定数量贫困农户的农民合作社、种养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实现贷款贴息政策。

二、“互联网+监督”

当前已经到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期,一方面急需研究探索扶贫开发工作,建立科学精准扶贫的工作机制,另一方面也需要充分发挥民主监督的作用,有效降低脱贫攻坚过程中的风险因素。民主党派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不同于中共内部的纪律监督、人大的法律监督,社会的舆论监督,它将寓民主监督于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之中。民主党派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与其他监督机制和方式共同构建出我国精准扶贫的监督体系。

用“互联网+”构筑民主党派脱贫攻坚民主监督的社会监督机制。“互联网+监督”包括“互联网+动态监督”、“互联网+科学监督”、“互联网+精准监督”、“互联网+细化监督”和联系人制度。

(一)“互联网+动态监督”

民主监督不应该只是事后评价,而应该是贯穿事前、事中、事后的民主监督。一是建立动态化、时时化,实时监测、及时发现、有效回访的“动态监督”;二是建立精准扶贫大数据,实时更新扶贫脱贫状态,实现网络大数据的“动态监督”;三是建立扶贫信息网络系统,以便进行全方位、全过程的实时监控。

(二)“互联网+科学监督”

运用地理信息系统数据综合、模拟和空间分析评价能力的技术优势,实现对贫困人口、贫困地区地理空间过程的演化和预测。为政府部门科学、动态制定宏观政策提供依据,为高效精准的公共服务提供信息支持。

(三)“互联网+精准监督”

精准监督是一个系统工程,既要充分挖掘民主党派监督功能,实现精准监督,又要将扶贫脱贫信息网上公开,接受群众监督,实现阳光监督。对不严不实、弄虚作假,搞“数字脱贫”、“虚假脱贫”和“被脱贫”,应当予以问责。

(四)“互联网+细化监督”

要细化监督,不走过程,看数据不重数据,看标准不重标准,用事实说话,用案例说话。可以通过以下8个方面充分发挥民主监督对精准扶贫的作用:一是脱贫结果;二是群众满意度;三是已出台的重点政策落实情况;四是政府和干部责任制落实情况;五是资金使用规范、分配、效率问题;六是扶贫的精准问题,重点是扶贫信息的精确和动态变化等;七是扶贫的阳光操作;八是政府各部门的协调情况。

(五)“联系人制度”

民主监督的主要任务是要深入基层,听取老百姓的意见和呼声,特别是要听取脱贫对象的意见和呼声,不能满足于听汇报和看材料,要像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春节期间到河北张家口地区访问贫困户、看实情、算家庭账户一样深入实际。建议建立联系人制度,帮扶人与对口帮扶人直接联系,帮扶人与民主监督人直接联系,及时发现问题,反映问题,解决问题。

下一篇:研究新情况 探索新办法 不断推动政协提案工作创新